李隆基今天也很想读书

煙花會停,笙歌會散。快取关。
私信关了。不舒服就找太医,朕又不会治病。

“有花的男人都是最强的!!!”——张佳乐暴言。just like乐本乐&梅林(……)

“圣斗士好好玩,有圣斗士谈什么恋爱!”——我暴言。

其实非到不同一般,在别人都有穆啊撒加啊的时候,十六张B卡终于出了鱼鱼,虽然不是最爱的沙加宝贝,但阿布罗狄够好看够乐里乐气啊!

如果首页也有玩的抽到了的提醒大家一定要把鱼鱼觉醒,觉醒以后美之圣斗士不会让你失望!

杨治是你吗杨治?每日cue两框1/1.

突然想到,前几天那个🌺🌸文文中间是有车车的啊!有1⃣️个朋友竟非常沙雕地和我说没发现。然后因为直新关注我的朋友最好取关,因为大概率看不到你想要的。tag浩瀚,有缘狭路相逢。

【双花】城管的爱

#从元旦上海天桥讲脑洞搞到八月的我,来吃! @石皮皮  @往生焰 

#呃,超土,看标题也知道土到什么程度呢,土到堪比抖音爱就像蓝天白云那种。


孙哲平有点儿累,生理心理兼备的那种。脚边路灯撕扯下夜幕数缕,黑黑黄黄一摊摊,夏季暧昧黏腻的色块纠缠。色块与色块之间一只红色人字拖横尸,超他妈显眼。


“……”他望着辆三轮摇摆,一骑绝尘。车上人收腰狂蹬,愣生生在大噪蝉鸣里搞出点飚驭邈难追的架势来。


腰间对讲机震了两下,孙哲平摸到耳边。“……建业路这边清完了,”张伟问:“头儿收吗?”


“收吧。”孙哲平将额发缓慢捋至脑顶,还能怎么着?年年创卫来这...

【风龙】休洗红


#众所周知,追星去了。为崽产出,水仙自爽。只关角色,勿上升演员,谁上升上谁。

#秦风✖️白龙。狗血穿越,名为大唐推理,实则志怪传奇,随意写写,随便看看。章回独立,见休洗红tag归总。

「章二」倩粉侯(01.)

“噗,”一枚桃核猝入泥中,白龙探出足尖将小坑仔细抹平,犹嫌不足般半弯腰下去欲用手埋深点,又因土石腌臜,一时踌躇。

趁他发愣的空儿,被在颈骨上敲了一记,“哪有这么种桃的。”

白龙整个跳起来,背转身子冲秦风眼瞪得浑圆——这人身手很赖当不得半个游侠儿,如今倒专会拣人弱处下手了!

秦风显也未料到他反应这般大,愣了愣软下声气道:“桃……桃树不是这样种的,你这样弄,哪长得出来?”一边看白龙鬓角斜...

今天逛自治区博物馆,于是又到最喜爱的博物馆表情包时间,分享一哈儿。

然后你直妹妹就不用关注我,除极个别兴之所至和给亲友进献真不会再写直了👋👋👋。bye~

【嬴无翳中心】玉吹龙


#比较喜爱的一对,上飞机前随手涂完较仓促,随便看看。

#相关时间线可参见《白雪夫人》。

“来时雪小,”嬴无翳腕间发力,将炭斫为细碎数段。握惯绝云长刀斩风雷的大手,做起僮仆活计反更娴熟自然,直可游街走巷做个卖炭汉。他看住那点窜腾的焰苗,听了听雪声,道:“下大了。”

李桐探出右手,极缓向窗。嬴无翳左臂在膝侧一顿,似是想去帮忙,终于还是没有。

桐公将窗顶开一线,大片雪光涌泄入室,院中几株不会开花的老梅,枝干虬瘦一如老人的手指。细雪层堆,竟也在东陆南荒裹出了个琉璃乾坤:银龙延行、玉象矗峙。

“多年未曾下雪了。”

“我记事以来,也从未在离国见雪。”嬴无翳手下不停,先生或许在我出世前见过?

“王...

落地宝贝白龙的长安准备转机


某亲友:那我是不是可以期待1⃣️下休洗红了呢?

我:可以的。

【邪不压正|蓝然】约钟


#蓝青峰✖️李天然/李天然✖️原创角色。随手写写,随便看看。

“敲十五下?”

“十五下。”

“我以为是十八。”蓝然咧嘴,一溜白牙露齿龈,吃得不大好,血丝一条条胀鼓着,但有生莽活气。

“当哪都是北平呢你,紧十八慢十八,你啊……”李天然乜斜眼顿住,扔两个字儿:“还早!”嘎嘣脆倒铜珠子般,砸脑门上滋溜一下砸出蓝然的倔,手下失了轻重,他赌气,西洋自走钟的玻璃罩应声而碎。

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李天然瞪圆一对好看的眼,碎片晶亮带气劲,浅浅扎进桌面,浓厚绛色里搞出好几个白生生豁口来。这小子,学以致用得这样快!他忍好久才不把掌拍下去,遂干吼。

蓝然脚比嘴快,人没了,一句半句吊在门口:“是曹雪芹写红...

八块钱十发

#瞎讲,可以动手,不要吵架。

我很早之前发现自己的毛病,即非常少地、能自发地跟上四周的群体性娱乐。不是什么自我标榜,因为某种程度而言不算好事,何况这根本不能算个事儿——两个游乐场去哪个而已,很多人拥簇在繁丽木马、排队的巴斯光年,我在那种长狗椅叭草的老公园看猴子拉车打八块钱十发的气枪。远远的更凶猛的草丛里,能极少地看到别人,似乎也难结为游伴,大家各打各的枪,而且往往第一反应还是要对方落地成盒。这种失落巨岛无需结成部族或交往,鲁滨逊和格列佛和唐璜和凡尔纳彼此保有微妙的捍卫心态。敏锐又快乐。

因此很少安利,各人审美/精神高潮的边角千差万别,这种事情又不是发食堂饭票,有缘的自然饮得到那口汤。也不必互相告诉...

【双源】金色夜叉


#与尾崎红叶无关,对唔住尾崎老师。流血场面/角色死亡预警,自行避雷,一发完。

#如果雷到了您,您可以在脑内随便怎么杀我,不要杀到我眼前来就ok,感恩。

女子摆正鲸骨圈的位置,她撩裙摆,层叠的、海蜇的皮与鸥鹭的翅羽,鲶鱼脊背般软滑质地,掀起来,露了大腿。铃鹿山地以西的五月,海洋气候颇为多情,潮气幽居在地板、窗缝、墙壁,现在就贴到肢体上,她去关窗。

风来,男人手指样风流灵巧。男人,男人从后背拥住她,真正的手指绕住鲸骨、束带,十指绞紧发力。

“优花啊,”他贴至耳边,咬住名字,名字是被吹进去的。女子在渐窒呼吸内提前体会到了做新娘的狂喜,手臂探向半空,要把夜月生挠下来的架势。她的胸//乳爆炸出一簇白...

下一页
©李隆基今天也很想读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