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隆基今天也很想读书

快取关不常写直。不要送妈,是个贴文AI.
私信关了。不舒服就找太医,朕又不会治病。

【澄羡澄】Don't Be Afraid If Nobody Loves You

#摇滚乐队pa,可能有zz不正确。1w5一发完,有耐心的慢慢随便看看,没耐心的不必了。意思不大,非典型谈情。

#有不同的摇滚观点不必告诉我!里头所有歌曲相关均为个人口味。


Side A.

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从加德满都去香扎的火车上,那时我在泡面,没买到票。严格意义上是没买票——反正在这个国度的火车上,买到的更容易被挤下去。脚尖勾在车厢连接的突出铁片,颤颤巍巍怼一个华人超市买来、过了好几海关的卤蛋。


卤蛋掉入面汤里闷重地“噗”一声,就像有人拿拍卖的小锤在心上敲出一个洞,行将付出的代价或收益要急急揭晓。溅起橙轰轰红彤彤的汁液,一派落霞秋水光景。下一秒门被推...

我杀妈一笑后说,你说的对。


是一草一木尽皆成兵,把余情杀退八万里。肖似的影子潜伏在岁月的暗礁下,时时要来咬脚后跟。惊惧,不可避,无从躲藏。台风过境,厚云死去、荡开新天新地,会有废墟吗,会有死水吗。废墟上能再起高楼、死水里能再掬出一支鲜洁的莲花吗?

【乐周郑】Young for you(02.)

#如题。乐周郑意即乐周乐郑周郑不定均有。爱看看不看别点,前文见个人主页YFU tag归总。给 @石皮皮 ,吃!


郑轩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,吃饭饮水一般习惯,不过还是觉得有点微妙的烦。烦着烦着不自觉耳廓就泛红,像被珊瑚与海波拥映的贝类。懒得理了,郑轩任由他握着毛巾与左手,右手专心致志对付栗子蛋糕。


然后张佳乐开始专心致志去勾他小指,指尖指腹、指腹指尖地来回。


微妙的烦终于发展成烦不胜烦,郑轩将叉碟一推,抽走那块毛巾,光着脚踢踢踏踏进浴室去。张佳乐在后面“哎哎哎”地叫起来,放冰箱啊。


郑轩隔着水声答:“你放!”那点不耐像小小的种子,被水汽泡得开了,都柔软地...

【澄羡澄】射眸子

#考古队澄&文物贩子魏,意思不大,7k➕一发完。有兴趣可以慢慢看看,没兴趣不必了。

#文章不代表任何价值输出与观点立场,止谈风月哈。如果雷到了您随便在心里杀我,不要杀到眼前来就ok,感恩。


魏婴倒下去的前刻,天边有大团大团的柳絮,轻盈飘飖,全似江南绝胜好景。然而在无垠沙脊的映衬下,终究也多了点气势汹汹的猛决意思,他被几大朵堵住鼻孔、呛住,“呃呃”地乱咳一通,跪在沙丘上时膝盖一阵灼痛,简直能闻到皮肉烫熟的气味。


是这个味道。这几天他算熟悉了,脸也贴到了沙地,细小的火焰、潜行的蝎刺,统统扎上来……这大地之心,心之熔炉,模模糊糊视野里铺天盖地的柳絮。像一...

【风龙】休洗红

#众所周知,追星去了。为崽产出,水仙自爽。只关角色,勿上升演员,谁上升上谁。

#秦风✖️白龙。狗血穿越,名为大唐推理,实则志怪传奇,随意写写,随便看看。章回独立,见休洗红tag归总。

「章二」倩粉侯(02.)


“?”白龙瞬时有些紧张,他环顾一圈,程王二人尚在屋内周旋,便扯了秦风至半挂藤萝下训道:你又发痴了!先不提人物证俱缺,在别人家中愣头愣脑地说起来,岂非平白惹麻烦。


秦风深以为然般重重点了两下脑袋:“嗯嗯,不说了。”


白龙一口气闷在喉间,说不好奇是假,横递个眼刀过去,正见秦风笑吟吟垂头望他。他俩身量相仿,却因秦风站得高些,此刻眸光与日光一...

搞了一下

如题,搞了一下合集(难得勤快不轩!)主要是别圈文章。直这边是两个自己设定总世界观互相联动的企划。别的完结文就不搞了,反正都有专属tag,愿意翻就翻,不愿意就当我放屁哈。本月会写写风龙和息白,手头压了几个本的稿子,本通贩完了贴上来。双杰坑电脑上敲完再一次性搞合集。还是那句,建议直妹妹取关,真没啥好看的,我们有缘tag见。我屁放完了,祝大家吃好喝好玩好!


舟给我看这篇完稿时,我在新疆的自驾路上。网等同于无,打开非常慢,看完很喜欢。她要我写个G,被拖到了九月三,所幸写的时候顺畅,三个小时的事。发文档过去以后我敲字:“就怀着那种超级喜欢的心情,想和你一起把这个故事讲全。其实我不写直好久了,不搞喻黄更久了,我怕找不回调子,但看你的时候,和我搞这篇的时候,感觉有爱意召回。”


呃,很少给人打广告,打也不是因为自己。舟这篇原文应得的。两杯喜茶换一个与众不同的故事,我觉得很值当。


欢迎购入,感谢支持。

桃花娓。:

本子信息:

刊名:《告别娑婆》
作者:温侑
收录:正文《告别娑婆》、Guest文《人在野》、插图(1P)
原作:《全职高手》
CP...

【穆沙】The moon over Ganges will never be seen.


#多年未搞,最近回坑,搞搞。佛法部分瞎写勿细究,非原著向,一发完。

#穆沙注意,有部分雷人情节注意。如果雷到了您,可以心里杀我,不要杀到我眼前来就ok,感恩。

他来到这里时,已经轮转过三个季节。季节的脉络是河流——而穆站在一条最巨硕却又格外平和的大动脉前。

一路走来他脱掉绒毛绵密的风裘,腰带不知被哪片棕榈林盛情挽留,当下摆的流苏终于也成为燥热的诱因,穆手脚麻利地将袖子衣摆撕去。当他再直起腰,红日在恒河的上空,怯怯摊作一轮,像被踩爆的浆果泥。

河边有女人打水,瓦罐线条十分窈窕,穆上前问路,想知道此道或者前方是否通向史昂曾提过的城邦。那女人的眼黝黑且湿,答本城就是。下一秒瓦罐碰落在河中,河流平...

“有花的男人都是最强的!!!”——张佳乐暴言。just like乐本乐&梅林(……)

“圣斗士好好玩,有圣斗士谈什么恋爱!”——我暴言。

其实非到不同一般,在别人都有穆啊撒加啊的时候,十六张B卡终于出了鱼鱼,虽然不是最爱的沙加宝贝,但阿布罗狄够好看够乐里乐气啊!

如果首页也有玩的抽到了的提醒大家一定要把鱼鱼觉醒,觉醒以后美之圣斗士不会让你失望!

杨治是你吗杨治?每日cue两框1/1.

突然想到,前几天那个🌺🌸文文中间是有车车的啊!有1⃣️个朋友竟非常沙雕地和我说没发现。然后因为直新关注我的朋友最好取关,因为大概率看不到你想要的。tag浩瀚,有缘狭路相逢。

下一页
©李隆基今天也很想读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