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隆基今天也很想读书

zhe名渣男,爬了,择空看看,快取关。
私信关了。不舒服就找太医,朕又不会治病。

就脐带1下第六届,我吃轩轩🐍的时候超过分的。

石皮皮:

第五届轩轩18岁生日庆祝活动暨郑轩only圆满结束惹!!!
轩轩真的很好吃🐍!

【乐周郑】Young for you(01.)


#如题。乐周郑意即乐周乐郑周郑不定均有,爱看看不看别点,随缘写长。致我们中永远的张佳乐担当,@石皮皮 和永远堵车的猎德桥。

#我知《窦娥冤》里某唱词有出入但需要这样用,不用纠正我!车上写得急没文笔只余恶趣味,想听乐哥叫轩仔宝宝。

张佳乐泡完花茶捧回来的时候机身颠了一下,灿耀阳光撕咬开厚密的乌青云幕,过舷窗而入又失掉力度,而云层下有紫或炫白的闪电,和啸聚叵测的气流。一时间万米平流层的景色简直堪称妖异。

他立马有点合情合理的忧天,这份忧虑下一秒成真:“各位乘客,由于天气原因,本航班备降深圳……”

靠啊。张佳乐心底大叫,一激动手里杯子撇了撇,几滴滚热茶水带着南国花朵甜软的香气落在脚背上...

【于郑】开河


#十八岁啦,我轩仔要飞啦,飞向冠军、蓝雨的夏天、永不落幕的青春。祝我们郑轩选手前程似锦,事事顺心如意。

#三天内忙得头掉紧赶慢赶出来的一篇,给破,@石皮皮 的,也算是自己好久不写于郑了。依旧我流,略长,有耐心的看看。

“他不在,”掂着锁冲孔洞里努力看的女孩兔子般跳起来,循声看去,墙生细草风中摇曳,使得檐下人如生两条绿意跳脱的眉毛。

郑轩本要探头出去把话讲完全,被日光杀退,心底嘟囔着“不了不了”,脖子一缩。他手上抱被子,半边脸埋在后面,仿佛枕一堆热腾腾的云絮。

“啊……那什么时候店主回来呢?”女孩有些局促,眼神胶在透玻璃而出绰绰的旗袍影子上,还是很殷切。

“没定,”郑轩说的是实话...

【乐昊】观音山

#好久没搞你直文,瞎搞一下,爱看看不看别点。

#意思不大,一发完。

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42196458019383


【特意申了个wb小号,炸了再说再补档。】

【感谢阅读,欢迎评论。】

以前写你直的时候,WB是固定停车场并有日常/随感/骚话,所以也有些lof上的妹妹fo了WB。现在做了阿妈,WB沦为追星号,就不好意思再放文链接,一是如果有朋友关注会被花式刷屏,二是本来《休洗红》就是小刘老师相关。因此停车场改为Zine的专栏,以前翻了的可以评论一下,酌情补档。

说1下。而且今晚更新链接搞得死去活来,我要大吼:怎么想都是刘昊然的错!!!

【风龙】休洗红

#众所周知,追星去了。为崽产出,水仙自爽。只关角色,勿上升演员,谁上升上谁。

#秦风✖️白龙。狗血穿越,名为大唐推理,实则志怪传奇,随意写写,随便看看。章回独立,见休洗红tag归总。

「章一」宴金台(05.)

https://zine.la/article/ad84578c65ed4f139bf8b0a490a3d18f/

【至此《休洗红》的第一回就结束啦!明天开始独立的第二回。】

【感谢阅读,欢迎评论。】


算了算了,大家去评论里看吧,用户体验极差,浪费我磕小刘老师的时间。

惊!婚礼现场的血案!

#张佳乐手劲或成检验豆腐渣工程的唯一标准#

#张佳乐代言非转基因菠菜#

张佳乐挥舞着捧花不耐烦:“我怎么知道就塌了?!”

林老师后退一步,唐昊警惕:“你离我远点!”

【风龙】休洗红

#众所周知,追星去了。为崽产出,水仙自爽。只关角色,勿上升演员,谁上升上谁。

#秦风✖️白龙。狗血穿越,名为大唐推理,实则志怪传奇,随意写写,随便看看。章回独立,见休洗红tag归总。

「章一」宴金台(04.)

不消半日,便有人着刑部送呈来几个木盒。白龙左臂一横挡了秦风,伸手去接,那盒分量不轻,直把人坠沉到地上去,秦风赶紧扶了扶他的腰。

白龙转身将盒撞到秦风怀里,拍拍手靠于廊柱边,笑道:“这事办得倒算利落!”
末了又埋怨道,都赖你胡揽,害我也给拘在宫里成天不得出去。

秦风正待掀开盒盖,闻言望向白龙,只见他又坐下了。下巴颏儿枕手背上,半张脸懒懒掩在臂弯里,单露只右眼冲自己,乌澄如精铁墨丸般的瞳珠...

【楚苏】下亚厘毕道


#不可能不写姬佬文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不写的。照例给@执笔行凶

苏沐橙将报表和邮件例行公事地发递完毕后,对着聊天框愣了挺久,她在想那堆藕粉桃胶怎么处理。

所幸屏幕上几个页面并进,人来人往亦不能指责她消极怠工。苏沐橙干脆大大方方,敲几个字:

“你周日别睡晚了。”

“会送早餐来。”

不看回复,直接关掉skype,手头还有大好几pbc表等着做。

十一点五十,楚云秀准时从会议室出来。本周胃痛借了倒春寒的声势,连着窗外白亮却少温的阳光对情绪作祟,她快速地回函,等一路下来至苏沐橙的窗口顿住。看到“早餐”那个词下意识就要反胃,但身体也分对象,因为是苏沐橙的邀约,胃部只是抽了抽,仿佛蝶翼...

你猜我怎么看


#哎,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你直游戏,已经时泪了!今天想起来玩一下,主要是个人感受及一些私设(以后用来开坑也不一定因此不希望被照搬),随便说说,笑笑就行,不打tag.

孙哲平:

打游戏之前初三高一时有点硬核摇滚梦,觉得平克弗洛依德不咋地张楚窦唯还行。暑期社会实践选择在西单地铁口狂吼“我劝你别后悔真诚才是最美我也想潇洒走一回”,挣了钱转头去工体讲“国安傻逼”。是出于京城人的隐性骄傲与恨铁不成钢。后来到了义斩一度和楼冠宁没有共同语言是因为这小子不看国内球(小楼口中“我团”是巴萨。)也砸过吉他,不过不是行为艺术,乃是旁边西单卖晚报的一天站下来钱都比他多,觉得自己很没排面。这段年少傻叉的往事只有张佳乐知道。...

下一页
©李隆基今天也很想读书 | Powered by LOFTER